js91.com网站测速

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js91将军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杨上堃率勇士突破乌江的故事

 

加入时间:2021-06-05  点击:178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红色档案

杨上堃,1914年5月出生于江西省js91县。1930年开始从事革命活动,同年7月加入共青团。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4年10月随中央红军长征。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先后任战士、班长、排长,红一军团四团二连连长,红一军团一师一团团长。


抗日战争时期:先后任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一、三营营长,晋察冀军区主力一团参谋长、一纵(支)队参谋长。


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吉林市警备区副司令员、第四野战军四十三军副师长。


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赣南专区司令员、江西省军区参谋长、福建建设兵团副司令、江西省军区副司令员、正军职顾问等职。


1982年9月离休。1984年5月21日在南昌逝世。


儿女讲述父母故事

向着乌江前进


黎平会议后,红一方面军即改向遵义进发。但欲取遵义,必先跨越天险乌江。红一军团受命先渡乌江,红二师由军委直接指挥,中央纵队则在红二师后跟进。1934年12月30日,红二师由师长陈光、政委刘亚楼带领红四团走前卫,飞速抢占了吴江南岸的江界河渡口。占领时,敌人已放火把南岸一些茅屋烧光了,并撤到了北岸,正抢修工事。


时值1935年元且,战斗越来越紧张,跟踪红一方面军来黔的蒋介石主力薛岳兵团两个纵队十几万人,已同红五军团展开了激烈战斗,离乌江南岸只有30多公里。此时,红一方面军及军委纵队、中央纵队都集中在马江南岸的狭小地带,形势极为严峻,必须迅速过江,否则就有“湘江第二”的危险。


然而,乌江北岸的敌人已部署重兵防堵。贵州军阀王家烈的一个师构筑了严密的江防工事,上游有云南的龙云部队向江界河增援,下游有湖南军阀何键向江界河驰进,一时烟尘滚滚。



火力侦察乌江


这一天,风嗖嗖地吹,雪夹着雨,天出奇的冷。红四团长耿飚、政委杨成武化装冒雪到江边侦察。


乌江真是险峻!它是贵州第第一大河,自古为黔北天然屏障,地理形势十分险恶。乌江水深流急,河水流速每秒达1.8米,整条乌江像一江沸腾的乌青色的奔道,无论投下一片什么东西,转眼就冲得无影无踪了。


乌江两岸地形北高南低,从南岸看北峰,仰首不见其顶。敌人居高临下,加之北岸陡壁叠嶂,易防难攻。当地老百姓都称道:“走遍天下路,难过乌江渡。”


渡江准备工作只能在夜晚进行。为了搞清对岸敌人的兵力情况,红四团对敌人进行了火力侦察,逼引敌人不断朝南岸射击。根据敌人发出的火力,观察敌人工事,分析敌人兵力部署,再参照老百姓的介绍,他们对敌人的排哨、连哨,团、旅预备队的情况,做出了判断。



偷渡未能成功


红一师一团试渡、偷渡未能成功。上级把渡江任务交给了红二师四团。红四团又把任务交给了一营。当时派三连连长毛振华带4个人顺水偷渡过江,带上火柴和电筒以便过去后联络。可是水流湍急,毛连长一行一去就没了音讯,显然失败了。南岸首长非常着急。


军委纵队那边,周恩来不停地电问前线战况,得到试渡不行、偷渡又不成的消息时着急了,准备赶往乌江岸边亲自指挥渡江。此时李德却幸灾乐祸,说:“这条难以驯服的乌江就是第二条湘江,试渡、偷渡的失败,就是对放弃和红二、六军团会师最有说服力的回答。”“不要说了!”周恩来打断了李德的话,“等过乌江后再说这此事吧,我要立刻去前线!”


此战是关系红军生死的关键之战,是毛泽东力主的。他为了把各种情况尽量搞清,以免再蹈湘江之战的覆辙,问林彪:“对岸的敌情搞清楚了没有?”林彪回答:“乌江对岸的三个渡口,江界河渡口、袁家渡、孙家渡,黔军王家烈的部队已经完成部署,还构筑了碉堡,其中前两个渡口各有两个团的兵力,孙家宋渡驻扎了一个团和一个机炮营,国民党第二十五军副军长侯之旦已摆开架势,要和红军干一场!”


毛泽东听了敌情通报,知道了上游的江界和下游的龙溪两个渡口分别由红四团和红一团负责打通,随口说:“杨成武、杨得志,这叫二杨战乌龙!”他叮嘱林彪一定要打好这一仗,给红军指战员们打打气,也让博古、李德他们看看仗应该怎么打!


这时,军委副参谋长张云逸来到红四团,带来了重要情况。他说:“跟踪我们的薛岳纵队离这里不远了,军委催促红四团迅速完成渡江任务,要求越快越好。”并强调:“如果我们不能过江,势必背水一战,就有可能是‘湘江第二’,情况会更加危急。”他带来了军委工兵营,归红四团指挥。



临危受命突破乌江


当晚1时左右,红四团领导重新制定渡江计划。决定由父亲(二连连长)带领16位战士于拂晓先行强渡,打开缺口,占领敌前沿滩头阵地,为大部队奠定一个登陆基础。由60多个竹筏分成左、中、右三个队为第二梯队。


父亲接到命令后,立即精选善泳、善战的战士和班长组成突击队。每个战士带400发子弹、10个手榴弹,每挺轻机枪带1000发子弹,每个人佩一把马刀,以便弹尽时和敌人展开白刃战。


父亲清楚地知道,这将是一场力量极其悬殊的险恶的攻坚战,做好了牺牲准备。行动前,父亲把参加革命以来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包成一个小包裹,写上姓名和老家地址,交给一位js91老乡说:“如果我牺牲了,将来有机会的话,请把这些东西交给我家里,也好让家里人知道。”


天刚拂晓,他们沿着山坡向江边走,父亲和耿飚、杨成武走在后面。由于山路泞滑,他们走得不太快,边走边说话。耿飚叮嘱父亲说:“你可千万要当心呵!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沉着冷静。如果拿下滩头,必须顽强地坚守阵地,一定要等到后续部队到来。”杨成武神情肃穆地说:“前面几次偷渡、试渡都没有成功。情况异常危急,没有时间让我们再失败了!”


“是,团长、政委。”父亲发自内心地感激团长和政委的关怀和信任,充满感情地说,“如果我没有战死,就能完成任务;如果我牺牲了,你们只要告诉我老母亲一声就行。我们决不能让湘江背水一战的悲剧在乌江重演。”


“说得好!要有这个信心。”


“我记得你是江西js91县的。”杨成武说。


“是的。”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只有我母亲一个人了。我幼时就丧父,兄弟四个都参加了红军。姐妹四个早已出嫁他乡了,我排行老七。大哥杨上坚、三哥杨上圻分别在攻打赣州和长沙时牺牲了,二哥杨上清在第五次反‘围剿’时受了重伤,直到我离开江西苏区长征时,都没有打听到他的下落......”



勇渡乌江


父亲最后几句话,因江水的咆哮声太大,耿飙和杨成武没有听得很清楚,但表情却越来越凝重。这时,他们已经下到了谷底,这里名叫老虎洞。江水猛烈冲击石洞,犹如击一面大鼓,发出沉雷般的浪声。


17位勇士来到上游500米处指定地点。这时,营长罗友保从司务长那里拿来一些酒为他们壮行。当时江面和对岸山间雾很大,大家非常高兴,说有老天相助。突击队分乘4个竹筏子,每个竹筏子乘4人,父亲乘的那个竹筏因没有机枪,坐了5个人。他们试了一下竹筏子,然后出发了。父亲的筏子走在前头,其余3个在后跟进。耿飚低声喊道:“登岸以后不要忘记打信号!”“祝同志们胜利!”杨成武也喊道。“团长、政委,你们放心吧!”父亲在筏子上回应。开始还能隐约听到他们奋力划桨的声音,很快就什么都听不到了。一切都被黎明前的黑暗所掩盖。只有风声和浪声。


强渡行进中,父亲发现水下顶筏的工兵连长王有才。他小声地对王连长说:“你们辛苦了,没有你们工兵,撑筏很困难哪。”王有才一边奋力划水,一边吐着冲进嘴里的江水说:“别的不用说,就是剩下我王有才一个人,我也要把你们浮过去。到了那边就看你们的了。”


快接近北岸时,敌人发现了,开枪射击。子弹激起水花四溅。有个战士肩上负了伤,战士们划的竹竿被子弹打断了三根。南岸红军立即用强大火力压向敌人。这时,父亲没有急于命令还击。因为江中有雾作掩护。如果这时开枪,反而会暴露目标。



岸边遇战友


父亲他们终于波过了乌江。临上岸时,对岸悬崖绝壁一处突然有一阵枪声,子弹是射向敌人阵地的,敌人慌忙应战。激战中,三连连长毛振华轻手轻脚,猫着腰跑过来对父亲说:“杨连长,我们5个人同你们一起去夺取敌人阵地。”父亲看见毛振华,又惊又喜地说:“原来是你们!我们以为你们都‘光荣’了呢,怎么没和南岸联系啊?你们挨冻受苦了一夜,休息一下,吃了干粮再来吧!”毛连长向父亲诉说了昨晚的情况。


原来毛振华他们昨夜冲到北岸后,随身带的火柴和电筒湿的湿、丢的丢,又因离敌人太近,不便展开行动与南岸联系。他们连身上带的干粮也没敢吃,担心敌人听见,便躲在一崖隅下,何机进击,但一直都没没有等到机会。他们在崖下挨冻了一夜。听到了头顶上几个敌人哨兵对话:“这些红军真厉害,那些水马真不怕冷呀!”“我们排长说这是他们的先头部队,过两天大队人马来了才不得了啦!”“三排长,工事做好了吗?要注意呀,怕他们的水马晚上游过来呀!”敌人称红军渡江有水马相助,让听到的红军战士啼笑皆非!当时有个江西会昌籍战士担心地说:“后续部队不过来,我们弄个(怎么)办啊?”毛连长坚定地告诉他:“他们会过来的,如果今晚不来,明天就会来。如果实在不来,我们躲在这里也不要紧,自然有办法,不要着急。”有的战士提议去打掉头顶上的这些敌人,毛连长不同意,说:“我们打掉他们当然可以,但不能解决问题,反倒暴露自己,遭受损失。”突然,他们发现一个战士不见了,这个战士是不久前从白军俘虏过来的。这下可紧张了,难道他临危叛变了?大家都这么想。毛连长对身边几个战士说:“万一敌人发现了,我们就等敌人走近了用手榴弹打,实在打不过就投江,我们是红色战士,应该死不投降。投江而死是光荣,投敌而生是耻辱,更不得生。”不一会儿,那个战土回来了,结果是虚惊一场。原来他闹肚子,躲到一处方便去了。他们5个人抱成一团,互相取暖,就这样在极其寒冷的乌江边石崖下苦熬了一夜。



鏖战乌江边


清晨,雾气渐散。敌人不停地向红军渡江的第二梯队开枪开炮,企图阻拦红军后续部队过江。


父亲和16个战士在南岸火力的支援下,分三个小组一齐向阵地左、中、右发起攻击。距敌人的前哨阵地只有30多米时,他们用手榴弹轰击敌人工事,3挺机枪猛烈扫射,先打掉了敌人的军士哨,后又打掉了敌人的排哨,并占领了敌人的排哨阵地。敌人搞不清过来多少红军,丢下死伤的人就往后逃。父亲抓住一个敌伤兵了解了敌情,得知仅这个山头就有一个团左右兵力。他随即派人将敌伤兵送到毛连长处,让他把敌伤兵送到南岸去,供上级领导了解情况。


这时敌人看清了过来的红军只有十几个人,便纠集了一个营的兵力开始向17位勇士反扑。17位勇士牢记使命,顽强地反击敌人,死守阵地,寸步不离。这时,南岸又用猛烈的火力压制敌人的冲锋。在南岸火力打击下,敌人伤亡甚多,退回山顶去了。


此刻父亲命令战士们不要开枪,节省子弹。这时,毛连长带了3个战士也来到了阵地,增加了力量。


此时是午9时左右,右红军的第二梯队正在江中挺进。



中流砥柱


这时,枪声炮声顿时大作敌人的预备队赶到了。敌人又增加了一个团。敌人纠集一个多营的兵力开始冲击失去的阵地,兵分左、右两路冲来。父亲他们分两组猛击两路敌军艰难地固守着阵地。南岸红军的军团师团领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面组织轻重机枪急速射击蜂拥而至的敌人一面催促军团炮兵连神炮手赵章成赶快发炮。赵章成是受过正规训练的炮兵炮打得准极了。他是1931年在江西参加红军的。陈光师长向对岸敌群一指“看到敌人没有”赵章成回答“看到了”陈光师长用力做了个推挡的手势“把乱把敌人打”“是!”赵章成坚定地回答。说完,他用手指头瞄了瞄,然后双手捧一发子弹,起举过头顶,跪下一条腿,对着天空喃喃地说“不怨天不怨地,我是奉命射击,冤鬼不用找我!”原来,赵章成信佛,不忍开“杀戒。4发迫击炮弹准确地在射击敌群中炸开。整个红一军团仅有5发迫击炮弹,这下就用了4发。大家真有点心痛,但看到被炸乱的敌群,大家直叫“打得好、打得好!”



决不让乌江成为“湘江第二”


敌人被炸乱了阵脚,但仍借优势兵力和地形,用火力拼命压制父亲他们,并步步逼近。这时,父亲命令战士们准备好手榴弹。待敌人离他们只有二三十米时,他边喊:“我们决不能让乌江成为‘湘江第二'!”一边用机枪猛扫。接着,战士们的手榴弹猛地投向敌群。敌人挡不住近距离的猛打,四散逃窜,开始后撤了。


这时,父亲见敌人阵地右侧山壁上可以上去人,于是灵机一动,立即派了一个战斗小组,由广东籍班长江大标带队,带了一挺机枪,迅速爬上了那个峭壁,占领了敌人右前方一个石峰。这时,敌人又来了一个团。这样敌人就有3个团了。这次敌人纠集了两个营兵力,还由一个团长亲自带领,进行了第三次反扑。敌人黑压压地从山上压下来,集中兵力反扑父亲他们占领的阵地。


在几次冲锋和反冲锋过程中,17位红军战士有两人牺牲,3人受了重伤,派出了迂回小组4人,父亲身边只有7个人,加上毛振华4人,他们只有12个人在抵抗敌人的疯狂反扑了。战情十分危急。在这紧要关头,敌人侧后响起了一阵轻机枪声。这一定是派去抢占制高点的二班长江大标他们投入了战斗!父亲十分惊喜,情不自禁地喊道:“江大标这小子真行,打得漂亮,真是及时雨!”这时大家十分振奋,手中的武器都用上了。敌人前后受击,一片混乱,搞不清红军到底过来了多少部队。敌人带队冲锋的团长被打死了,没了指挥,慌了神,开始撤的撤、跑的跑了。


这时,红二连渡江的二梯队有50多人陆续登陆上了对岸。父亲趁势下令扔出一排手榴弹。然后,他站起来手一挥,带领这批登岸的战士冲上去,一个冲锋夺取了敌人连哨的内制高点,然后穷追猛打,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和时间红军横扫千军的席卷之势,吓得其他几个山头头上两个团的敌人呼啦一下纷纷往后逃。



一个连猛追敌人三个团


红二连陆续过江后,一气追出40里,直至猪场(现名“珠藏”)。敌江防司令林秀生连电报稿和机要文件都不要了,带着他的团部仓皇逃向遵义。一路上,凡有敌人守点的地方,遍地是烟枪、步枪。有的战士不知道烟枪是啥,捡起来当笛子吹,把剩下的烟土吸进了肚子里,结果头昏倒下。


红二连占领敌江防司令部猪场后,父亲下令说:“可以不追了,占据这个山头敌人就算反扑,也可以顶几个钟头,保证中央红军渡江。”



浩浩荡荡过乌江


敌人倚为屏障的乌江天险,终于被英勇的红军突破了。红四团踏着工兵架起的浮桥过江了。红一军团浩浩荡荡渡过了乌江。军委纵队、中央纵队也踏着浮桥过来了。


第二天一早,大队人马开始过乌江。毛泽东因离江边近,早早地就和刘伯承,林彪、聂荣臻等到了江边。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朱德,还有李德、博古等人,随着中央纵队跨上这座竹子浮桥时,似乎不舍得匆匆走过去,仿佛欣赏一件从未见过的艺术品似的,这里站站,那里看看,还不时蹲下来,用手抚摸一下,慨叹一番。毛泽东连声说:“了不起啊,了不起啊,除了我们红军,世界上哪里有人架起过这样的桥呢!我们红军就地取材,用竹排架成这样的桥,世界上都没有!”一座绿幽幽的竹筏浮桥横在江面上,在晨光中闪着耀眼的金光。毛泽东不急着过江去。他在竹筏浮桥跳起双脚蹦了蹦,竹筏掀动江水,发出哗哗的响声。他说:“哼,谁说贵州不好?这竹子不是好家伙吗?伯承啊,有关于竹子的诗句吗?”刘伯承说:“诗句没有,老话倒是有一句。”毛泽东问:“什么老话呀?“刘伯承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毛泽东摇了摇头说:“用了这么多竹子,居有竹的老百姓居无竹了,怎么办呢?是不是还给老百姓?”刘伯承说:“竹子倒是花钱买的,不犯群众纪律,问题是用了也不能还给老百姓,只能烧。”毛泽东说:“对,浮桥不是花轿,不能我们坐了,敌人也来坐。”他边走边对刘伯承说:“那队要争取在两天之内全部渡过乌江。别看前头是条狗,尼股后头可是条狼啊!”刘伯承说:“后面的狼估计还得三四天才能赶得上来。”毛泽东说:“对,薛岳呷王家烈的酒席还得花点时间喽。”



邓小平请功


毛泽东正在浮桥上走着,邓小平从人群中挤了上来。毛泽东关切地问他:“王稼祥说你在管《红星报》?”邓小平一边在口袋里掏着才印出来的报纸,一边说:“不是管报,是办报,确切地说,是刻报。我正给你送报来。”说着就把一张油印小报递给毛泽东。毛泽东接过一看,头版大字标题是《乌江战斗中的英雄》,下面是一串名单,列出领导此次战斗的主要干部(包括父亲在内的8位同志)和涉水及撑排的6位同志。毛泽东看了小报,很高兴,说:“快手啊,小平同志,我们还没有过江,你的小报就出来了!为什么不写篇文章,光是个名单啊?”邓小平说:“就是图个快,文章就来不及了。不过名单里面是有文章的——我们的英雄们向军委请奖嘛。”毛泽东笑笑说:“你这个邓小平呀,总是绵里藏针,行方思圆。”邓小平说:“这一针首先是刺你的。”毛泽东问:“刺我什么?”邓小平说:“你那么主张过乌江,英雄的红军战士突破了乌江,该不该为他们说句话?”毛泽东说:“对,一个人奖一套军衣怎么样?”邓小平说:“要得!”


当敌薛岳兵团追到乌江时,红军已烧掉浮桥,跃马在乌江上游百里以外了!薛岳只能望江叹息。

上一篇: 第一、二、三次反“围剿”战争的交通工作 下一篇: 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的第一个控告箱

用户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js91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
188金宝博亚洲第一老虎机优乐游戏官网必发线上娱乐app